1. <menuitem id="edugg"><ins id="edugg"><delect id="edugg"></delect></ins></menuitem> <progress id="edugg"></progress>

      <samp id="edugg"><ins id="edugg"></ins></samp>
      <samp id="edugg"></samp>
        <menuitem id="edugg"></menuitem>
        <dl id="edugg"></dl>

        《電子技術應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模擬設計 > 業界動態 > 美國花了2800億,卻利好中國芯片

        美國花了2800億,卻利好中國芯片

        2022-08-15
        來源:C次元

        “東風吹、戰鼓擂,這個世界上究竟誰怕誰!”

        “我們需要在美國本土制造這些芯片,以降低成本,創造就業機會,以及——最關鍵的——將減少我們對進口芯片的依賴?!?/p>

        上月28日,就在美國參議院通過了CHIPS-plus Act(芯片與科學法案)后的次日,總統拜登在其個人推特主頁上,如此宣稱。同時博出的,還有其與幕僚們在白宮會議廳內在線觀看參議院就該法案表決時的現場照片。

        拜登的該舉措,旨在敦促眾議院在之后對該法案的表決過程中,不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來。畢竟,這項總額高達2800億美元的龐大法案,被美國媒體譽為“數十年來美國政府對產業政策的最重大干預”,意在加強美國的產業和技術優勢以對抗中國,為美國“與中國的地緣政治競爭”提供長期戰略支持。

        寄托了如此的“宏圖大志”,這也就難怪即使民主、共和兩黨已勢如水火,在這項議題期間也暫時擱置了爭議。正如共和黨籍參議員羅杰·威克(Roger Wicker)的表態那樣:沒有比美國與中國之間爭奪“技術霸權”還重要的競爭了——通過這項“競爭”,將會“重塑(長達)數十年的全球力量平衡,并將影響所有美國人的安全和繁榮”。

        當然,美國精英嘴里的那玩意兒,雖然寫作“競爭”,但究其本質,是夯實美國單方面的技術優勢。在那些敢于走技術自主,挑戰其唯一霸權的對手面前。

        美國本土的半導體產業,是否能因此而興,目前尚不得而知。然而所有人都能夠看到的是,一次顯而易見的行業衰退,已經在美國國會滿嘴“大干快上”的口號中,悄然到來……

        01

        既惡且蠢的法案

        在美國國內,民主和共和兩黨,早已勢如水火。

        在兩院的幾乎所有議案上,兩黨早上好幾年,就已經是一副你死我活的狀態——但凡你支持的,那我就必然找碴反對,反之亦然??傊?,一副處置國家大政不是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以國家利益為出發點,而是以宮斗黨爭為第一要務的即視感。

        ▲ 處于分裂的美國政治生態,乃至于整個社會

        不過這也有例外的時候,比如說涉華法案。自特朗普政府以后,在美國政府內部,但凡一切涉及遏制中國的議程,都是可以破開民主、共和兩黨隔閡,最終達成合作的。而這,也是本次《芯片與科學法案》能夠被最終通過的主要原因。

        這份法案的主要內容,其實可以用一句話來主要概括:

        未來10年內,所有試圖在美新設或者擴充產能的半導體產業鏈相關企業,都將能獲得總額不超過527億美元的現金補貼(補貼將分5年發放,需要前置審批)、2000億美元的授信額度(需要每年再審批),以及最長4年25%總值不超過250億美元的稅費減免。

        就如同我國那些產業扶持項目類似,看著沒什么稀奇的,不是么?然而這一法案之所以會被我國政府多次點名批評,乃是因為其設置有一堆“毒丸”條款。

        主要限制,大致分4項:

        1.從該法案獲得資助的企業,在未來10年內不允許在“受到關注國家”,新建高于28nm制程的晶圓代工項目;

        2.獲得該法案資助的企業,如果在“受到關注國家”已建成晶圓代工廠,凡是超過28nm制程的項目,10年內不允許擴建;

        3.關于“28nm制程”的限制并非最終決定,美商務部部長、國防部部長以及國家情報總監將匯集綜合情報來隨時進行調整;

        4.所有資助資金必須在美國本土使用,不能用于海外,也不能用于股票回購。

        ▲ 半導體是人類迄今為止制造的最復雜的設備。在航發已經逐步攻克的當下,也成為我國高端制造業最后的一塊短板

        可見,上述除了第4點,其余的核心均圍繞著“受到關注國家”展開。當然,這個國家的身份也是毋庸置疑的,盡管從目前美國政治術語體系出發,朝鮮、伊朗、俄羅斯、中國等,均被劃為“受到關注國家”,但想來也不會有企業計劃去朝鮮、伊朗或者俄羅斯開設晶圓工廠吧?

        顯而易見,美國國會劍所指向的,只能是中國。

        至于那第二個被多次提到的關鍵詞“28nm制程”,則關聯到目前美國商務部的另一項動作——此前有消息流出稱,自今年4月起,由現任商務部部長吉娜·雷蒙多牽頭,美國政府官員已多次向ASML暗示甚至是施壓,要求其對中國企業禁運28nm制程光刻設備。

        換而言之,這是自2020年一眾逢中必反,但不學無術的美國官員,妄自對中國企業劃下半導體設備“14nm紅線”后,美方終于意識到上述這個設置在技術上的愚蠢性,而計劃“亡羊補牢”。

        ▲ 以今日的視角,14nm早已不是什么先進制程

        然而這注定是一場逆天而行的鬧劇。因為其首先,就動機不“純”。

        單純從功利角度而言,美國為了保住自身優勢地位,有遏制中國產業發展的必要嗎?

        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那么美國國會不斷整出這些“大活”,是以“遏華”為基本目的的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關于強化美國本土半導體產業的動議,自2020年初開始,世人其實已經看到過N個版本了。讓我們簡單回憶一下:

        無盡前沿法案(Endless frontisr Act)

        美國競爭和創新法案(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美國競爭法案(America COMPETES Act)

        兩黨創新法案(Bipartisan Innovation Act)

        包括那些只是被提了一嘴簡單討論就擱淺的,2年多時間內零零總總合計十來個。但是,直到現在這個《芯片與科學法案》為止,前面的全都半途擱淺。

        原因很簡單,兩個皇帝輪流坐的政黨,乃至于黨內各派,甚至是各家各戶,都想往里面塞私貨。

        ▲ 早在2020年,“撕”已經成為美國兩院的常態

        就法案本身而言,2800億的規模中,實實在在的只是那527億補貼。在面臨太平洋彼岸對手挑戰大前提下,夯實本土產業短板,僅就這點來說,法案是肯定能通過的。

        然而各家各戶,手里還有一堆不那么容易過,但是卻能取悅本選區選民,關乎個人政治前途的動議。

        所以如果去細看這個法案,就會發現其如同本世紀以來多數美國立法機構通過的法案一樣,塞滿了各種各樣,例如“禁止中國大陸學生赴美學習STEM專業課程”“把降低對華關稅與臺海問題掛鉤”“在減排問題上不以損害美國就業為前提”等等,與主題毫無關系的內容出現在條文內。

        ▲ 選民政治墮落的一大特征,就是政客不再以整體利益,而是以個人政治得失為先

        于是就有了這場在參議院撕了整整2年多的鬧劇。而之所以我們會看到這個《芯片與科學法案》,是因為參議院的領袖們,終于是對此忍無可忍了,決定先放行那個大約527億的補貼計劃。而為了堵住袞袞諸公們的嘴,其他兩千多億,暫定為每年另行審核……

        簡直宛若某位偉人那個“相信后人的智慧”。

        然而,問題留給后人的智慧去解決的前提,是后人仍舊和前人一樣心懷進取,而非陷入到反智的泥潭。

        02

        逆天而動和朔風騰飛

        美國的建政愛好者們,當然將此視為MAGA的高光時刻。在4chen論壇里甚至有人喊出了“自此以后,我們的芯片不再受制于中國!”的口號。

        這種無厘頭言論,就宛若超過3/4的美國人堅決支持“保衛臺灣”卻說不出臺灣在哪更不知道為什么一樣。

        政客、媒體,則將這項實際上半殘的《芯片與科學法案》,吹捧成一項重大歷史成就。恰如佩羅西最近那趟試圖奠定自己歷史地位,卻讓對手借此突破先抓鬼切去一大截“香腸”的所謂亞洲之旅。

        至于躲在政客幕后的利益集團,則已經開始盤算著如何瓜分這個豐厚達2800億美元的“蛋糕”……

        法案艱難落地之際,美國社會的各色人等,各取所需。但至此之時,全球芯片產業實際上正面臨一場產能過剩的危機。

        上月末有消息指出,由于市場預期下滑,ASML正大砍財報里的EUV光刻機的出貨量預期:原本計劃出貨的55臺,調整后縮減為40臺。規模較原本的預期,減少了四分之一強。而這,也意味著該公司的營收預期,將下調超過22億美元。

        ASML的悲觀預期,源于遍及全球各芯片代工廠目前正面臨的“砍單”問題。

        ▲ 組裝中的ASML光刻機產品

        近一年來,隨著全球消費電子產品熱度的減退,包括蘋果在內的各主流廠商,均縮減了向OEM企業的訂貨。下游需求的大幅削弱,經過層層傳導之后,晶圓廠乃至于向晶圓廠提供生產工具的企業,在這前所未見的炎夏之際,感到了透心的涼意。

        近三年來,在各種天災人禍襲擾下,全球半導體產業,已經經歷過太多的苦難。而現在,在供需關系堪堪理順,一切有望逐步回歸正軌的時候,美國政府又開始鬧起這種幺蛾子。

        為了更好地理清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這里簡單回顧一下之前“缺芯”的前因后果。

        2020年中,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發化,汽車產業遭到了嚴重沖擊,全年汽車銷售量較2019年暴跌22%之巨。

        如此嚴峻的局面下,汽車巨頭紛紛削減產量以求減少損失,最終帶動晶圓代工廠端的車規級芯片訂單,遭到大量突發的砍單。

        而適逢當年,美、歐各國政府為了挽救經濟,紛紛出臺“發錢”救市政策。而在家無所事事又無衣食之余的相當一部分年輕人,則將這些白得來的錢用來購買電子產品,一時間引發了消費電子產品的熱潮。

        如微軟、蘋果等企業,向各自的OEM追加了大批的訂單,于是消費電子類這一塊的芯片需求量也突然增長。晶圓廠那邊因為車芯而空出的產能,被迅速排滿。

        到了2020末,首波新冠全球疫情趨緩,在德爾塔毒株等新一代“王者”現世之前,出現了一個長達半年多的窗口。美國與歐洲各國,先后取消或者降低了疫情管制程度,社會生活和生產秩序得到了一定的恢復。

        被壓抑近一年的汽車需求,在這一階段開始爆發。但企業卻發現,晶圓工廠正忙于其他的芯片訂單,沒有多余的排期去完成那些車規級芯片的訂單。

        這便是車企那波缺芯風波的由來。在這之后,隨著各種新一代霸主級毒株的擴散,管控嚴格的晶圓代工廠也不斷“淪陷”,集中于中南亞地區的下游封測企業,也隔三差五因為疫情而停擺。

        ▲ 新冠以來的歷史說明了,人類的悲歡離合并不相通

        原本就混亂不堪的芯片產業鏈,在大量干擾之下,產能進一步縮減,以至于暫時的“缺芯”現象,最終在2021年中發展成了全球性的產業危機。

        這場危機同樣使美國車企叫苦不迭。大量因為缺少MUC以至于裝配一半就被推出車間停在堆場上的半成品車,是當時美國主機廠的一道特殊風景線。

        在當時,心急火燎的美國政府想要盡快理順問題結束危機,于是其打破一貫的禁忌,以威脅等強硬手段,強迫晶圓廠交出客戶和排期清單。

        然而與公開表態的,希望盡快結束危機的態度相悖的是,就在各大企業多方設法擴張晶圓廠產能以應付危機的當口,美國政府為了阻止中國借機繼續推進芯片產業,卻在美國企業赴華增設產能問題上,多方連橫努力設置障礙……

        這些橫生的枝節,不但無法遏制對手解決當前問題,最后甚至起到了散布行業恐慌,延長危機的效果。

        直至2022年第一季度末尾,全球各國政府選擇躺平執行低人權模式無視新冠肺炎疫情,同時停止了各種疫情期間的補貼措施。加之消費電子產品熱潮完全消退,全球芯片供需版圖終于開始恢復常態。

        然而此時,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較之疫情前已有了巨大的發展。

        全球范圍的芯片缺貨,意味著投資該領域非常有利可圖。而美國不斷設法打壓,則意味著環繞中國構成的產業鏈,對中國“非美”產品和技術有著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迫切的需求。

        于是,“給國貨一個機會”的環境自然天成。

        首先是存儲芯片市場,隨著各家自主品牌開始大規模流片,固態存儲體進入價格“跳水”。而以中芯國際為代表的先進制程晶圓代工廠,也在世界級專家帶領下完成了N+2工藝,突破了7nm制程的瓶頸。

        此外,大量本土自主的半導體企業,也擺脫了產品求爺爺告奶奶的悲催狀態,車企、消費電子產品公司等,主動找上門與之談合作、展開測試替代工作。一時之間,積二十年不能解決的問題,轉瞬獲得突破。

        ▲ 12英寸晶圓線,將是未來新增產能的主流

        而在晶圓產能方面,大陸的半導體產業也有了巨大的進步。不但8英寸成熟線的產能,首次超過臺灣地區躍居全球各地區榜首,12英寸先進線的增速也同樣驚人。某產業調查機構綜合目前各企業公開的擴產計劃,大陸未來五年(2022年~2026年)還將新增25座12寸晶圓廠。到了2026年,中國12寸晶圓廠總月產能將超過276.3萬片,較目前提高165.1%。

        值此全球半導體需求驟減的當口,美國國會妄圖以區區527億美元的誘餌,鼓勵整個IC產業在中美之間二選一……這實在不能不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畢竟在未來可預見到的時間里,中國都會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費市場,而沒有“之一”。以目前為止的歷史經驗,其逐漸演變為最大的IC生產者,也是一件理所當然,甚至自然而然的事情。

        于是,世人就看到了這樣一幕產業奇景——在美國妄圖逆天而動的時候,中國的企業正朔風起風。

        一位IC行業的資深從業者,不久前與網友分享其經歷時,說了這樣一段往事——

        美國政府宣布制裁中興那天,我研二,我們導師幾乎是跳進實驗室的大門對我們喊:好日子要來了!

        此前幾乎所有IC行業的碩士畢業生都轉行了,甚至我入職的某上市公司,進去的當年,除了項目經理只有兩三個設計人員,比我早一年入行的學長更離譜,去了就是部門二號人物。

        人員大量流失的原因與微薄的待遇,有著莫大的關系。

        在2016年的時候,研究生學位、一線城市、3年從業經驗的本土IC企業員工,普遍月收入在6500~9000元人民幣范圍內。

        就當時的普遍職工工資而言,也許不能算是少了。但考慮到這批人的學位,以及十余年來為該專業投入的心血,這個待遇確實是非常難留住人才的。

        但企業委實難以開出更高的待遇了。因為在以往,外國企業在這一行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優勢。各類MUC、OP、lDO、DCDC芯片,一顆貴則十多塊,便宜可以到幾毛錢。不但性能卓越,可靠性還又有保障。反觀自主產品,價格無優勢,可靠性往往也難保障。企業即便有強大的技術能力突破外企的技術壁壘,其產品價格也意味著堪憂的市場前景。

        ▲ EDA工具方面,隨著美三家先后受到實體清單影響,自主品牌也有了難得的機會

        于是,整個國產半導體行業處于一種半死不活境地,也就完全能夠理解了。

        然而以中興為始,自華為開始進入高潮的這一波美國對華技術戰,最直接的結果便是,令所有帶點中國“血統”,甚至是依賴中國市場的企業,哪怕是出于風險對沖的考慮,都不得不準備一套“去美”的方案。即便車規級芯片這種對測試與適配要求如此嚴苛的產品,主機廠也不得不另辟規劃,去準備一個Plan B。

        更是因為國內晶圓代工企業在先進制程領域取得了實質性的突破,卡死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那只黑手,其實上已經松脫了一半。

        于是一個從研發、制造、測試,到商業化運用的閉環,構成了。也許其目前還算不上主流,但至少一個能推動整個行業不斷向前發展的“正循環”,已經出現了。而對于這個行業的所有從業者而言,正循環的出現,也就意味著收入和待遇問題的解決。

        “制裁了以后三年調薪四次,入職13,到17,到20到27,年終基本在6到10個月?!?/p>

        毫不夸張地講,是特朗普“拯救”了中國的IC產業。然而救急,不等于幫助壯大,甚至是騰飛。

        ▲ 國會老爺們盡管斗,諸位的好日子還在后面

        好在,《科學與芯片法案》,終于還是來了!




        更多信息可以來這里獲取==>>電子技術應用-AET<<


        本站內容除特別聲明的原創文章之外,轉載內容只為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聯系確認版權者。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通過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聯系電話:010-82306116;郵箱:aet@chinaaet.com。
        国产野外无码激情理论片

        1. <menuitem id="edugg"><ins id="edugg"><delect id="edugg"></delect></ins></menuitem> <progress id="edugg"></progress>

          <samp id="edugg"><ins id="edugg"></ins></samp>
          <samp id="edugg"></samp>
            <menuitem id="edugg"></menuitem>
            <dl id="edugg"></dl>